西楼轻风

无题

我从来不是个理性的人,唯心且信命,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向往着闲云野鹤生活,这就是我。但我双脚踏着满是砾石的土地,双臂环抱着近乎完美的家庭。
有时茶能品出醉的意境,酒却喝出了水的味道,但更多的时候喝水必须有烈酒般的激情。

中元节

七月十五,又是一个团圆的月,相比八天前某个炮火连天的日子,今天中元节冷清的不是一点半点。传统的祭祖节日包括清明、寒食等逐渐走向消亡,就像今晚点燃路旁明暗香火的人,在他人眼中是群令人不太愉快的人。世道变了,人心也变了,在利益与欲望的驱使下,对先祖的敬畏与感恩早已消逝的没了踪影。

无题

今天是农历十八,月也特别圆。曾今无数满月悬天而过,却从未意识十八的月也能如银盘一般。转念一想,月亮本来不就是圆的吗?只是没遇见光罢了。

种花人

我守着片沃土,
辛勤的耕耘。
扦插种满,
玫瑰和康乃馨。
喷洒灌溉,
种花人的心情。
让更替的四季,
盛妍如星。
带刺的花枝上,
擎着红色的热情,
翠绿的叶子间,
缀着粉色的温馨。

再现实的土壤,也能盛开浪漫的花朵!生活,并不是没有惊喜,最怕的是缺乏创意。

金樽盛月

高歌独引吭,
金樽盛月光。
只为图一醉,
无酒亦疏狂。

曾今

铺满砂砾的土地,
留着岁月的痕迹,
痕迹,
引着双腿,
迈向你曾驻足的一隅。
黄昏暗淡中,
曾经的高塔、灯光,
曾经风华的你,
纷纷回到往昔。
羞涩的月亮升起了,
星星随着出现,
星月点缀着时光,
时光在星月中静谧,
只有夜深的汽笛声,
催促匆匆的身影,
剩下一个人的安宁。
轻柔的风里,
砂砾抹平了曾经,
却沉积着满地的幸运。

深秋

深秋的夜晚,

踏着柔软的叶子,

十指紧扣的走在路上。

泛黄斜照的光,

透过枝干,

暖暖的绕在身旁。

缓缓的走过,

一架架高悬的灯杆。

光一次次的由弱到强,

影一次次的从长变短,

无论如何变幻,

但那相依的背影,

总是融成一幅、

浑然一体的图样。

深秋


深秋夜凝霜,
木叶不禁寒。
萧萧飘零落,
空枝挂斜阳。